很多人的生活已经由此改变

  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这件事是很久以前就提出了的,最近发改委又定出了一些更具体的预期目标。看着一组组的数据,似乎挺枯燥,但实际上这已经改变了不少人而且还将改变更多人的生活。

  就说我的表弟吧,十年前大学毕业进了券商营业部工作,那正是股市挺牛的时期,算得上一个众人羡慕的“金饭碗”。但券商实在是“靠行情吃饭”,勤勤恳恳干到2005年,证券全行业亏损,这家券商又出了些问题,被收购兼并了,他只好无奈“下岗”。券商业全面收缩,跳槽不易,表弟转行到了典当业,在负责证券抵押融资的同时,还学到了很多典当拍卖方面的经验,可惜收入也并不高。

  好在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这个大趋势是明确的,他把自己铆定在这个方向,趁着这段职场低迷期,报考了金融学专业的在职研究生。2008年的时候,金融危机之下股市一塌糊涂,再次全行业亏损,很多中小企业面临大考。但是,表弟已跳出这个“循环”,到了一家国有背景的金融租赁公司。也就是融资给中小企业,但不是融现金,而是根据企业的需求将资金“物化”为生产设备,等到企业支付完租金和设备本金后,相关设备的产权就转给企业。现在正是中小企业融资难的时期,金融租赁业在金融领域中的占比虽然不大,但发展速度特别快。他的这次转型很成功,收入立即上了一个大台阶。而上海对外资金融企业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目前我国金融租赁业的规模已经快速上升到了世界第二,其中上海算得上重镇。去年他所在的公司中不少人集体跳槽到了一家全球知名的外资金融租赁公司,也包括他,这下薪酬又高了50%。

  眼看着上证指数跌回了十年前的水平,而表弟的薪酬收入却比十年前涨了大约十倍,这就是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对个人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然也离不开他自己的努力。再看看这次发改委制订的预期目标,在金融从业人员方面,2015年要达到32万人左右。不出意外的话,上海接下来几年的高考,金融院校肯定又会是大热门。

  丁艳芳

  金融学子也应有所“预警”

  对于正面临专业选择的学子来说,上周有两个值得关注的消息:一是上海市教委将18个就业率不高的本科专业列入了2012年度预警专业名单,这其中就包括“电子信息工程、网络工程、广告、动画”等“热门专业”。二是上海发布“十二五”期间将打造成国际金融人才聚集地,2015年,上海将吸引30万金融人才,而现在上海金融从业人员的数量仅为24.5万人。可以想见,在上海的相关规划发布之后,金融专业将成为上海高校的热门专业,而现在就读于金融专业的学子,似乎也正将迎来属于他们的黄金时代。

  不过,如果以为读了金融专业就捧上了金饭碗,那就错了。有高校人士指出,虽然现在沪上金融学子多达40万,却几乎无法解决上海金融人才匮乏的难题。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院长陆雄文教授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传统金融学科是在计划经济时代发展起来的,其知识体系主要涵盖宏观经济、货币银行、国际金融等,通过学习上述知识毕业的所谓“金融人才”,既无法支持国家金融体系重构与转型,也缺少在市场环境中操作金融工具的实务知识与必要训练。

  建设金融中心不是造房子,不是仅靠钢筋水泥就能造起来的,“金融主要是靠人才。”在我的采访过程中,一家外资行的高层管理人员曾这样表示。这句话点中了上海的“痛处”。为了人才,上海这几年推出了许多优惠政策,比如启动了“千人计划”、“长江学者”等工程,从海外引进了很多人才,但业内人士认为,真正熟悉国际金融操作的高层次人才还远远不够,尤其是在跨国金融机构担任总部高级职务者,在全球资本市场上参与过重大投资、交易决策者中少见华裔人士,更鲜有回到国内参加金融制度设计和资本市场建设的。那位外资行的高管就委婉地对上海金融从业者的国际化程度表达了疑问:不说别的,单是外语水平这一条,就能把许多人挡在“国际化”的及格线之外。

  人才的引进尚且不易,人才的培养更是一个需要耐心的过程。现在的金融学子是幸运的,未来选择金融专业的学子也是幸运的,这不仅因为他们迎来的是上海金融业的蓬勃发展的时代,更因为上海作为一个未来金融中心,仍在建设的过程之中,对他们来说,仍有成长和完善的时间。而他们的成长当以“国际化”为首要方向:多接触实务、提高实践能力是很多专业共同的要求,但打造国际化的视野,与国际人士顺畅沟通,则是这个时代对于金融学子最迫切的需要。毕业证书从来不是事业成功的保证,虽然遇上了黄金时代,金融学子也应该对自己有所“预警”。

  记者 周喆

  期待更多的外籍同事出现

  如果说,上海什么地方最能够让人感受到金融中心的味道,非陆家嘴莫属,在这里工作的人们,无论男士女士,只要公开场合一律西装革履,光鲜亮丽,在随意一家咖啡店休息,耳畔就会响起英语交流的声音,有时还会夹杂着日语甚至葡萄牙语。可他们私下里又是如何情形呢?

  去年,我希望了解基金公司电话接线员的工作状态,沪上某知名基金公司安排我去了他们的零售业务部,据该部门工作人员介绍,尽管他们的产品只对国人销售,但接线员素质极高,均为各校高材生,其中不乏归国留学人士。英语、法语、德语、日语等常用外语平时均能应对,听完令我咂舌不已。

  基金公司平常和媒体对接的是市场部人员,我有次向某合资基金公司市场部的朋友提出看看她的近期工作计划表,想借此间接窥视她是工作状态。她很爽气地给了我:“1月3日:年末媒体沟通;

  1月4日:新基金发行材料的准备及报备;

  1月5日:联系外地媒体,准备出差安排,新基金发行材料准备;

  1月6日:老基金打开申赎准备相关文字资料、新基金发行材料、股东季度汇报材料;

  1月7日:出差……”

  “这样岂不是占用了双休日的时间?”我闻言惊呼。“都这样,最近比较忙,而我们人手紧。”她很淡然。

  “上海金融国际化中心的进程,你们感受到了么?”我粗笨地抛出问题。

  她回答:“也有,也没有。有是因为金融业竞争越来越激烈,而企业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加之限制太多无法创新,这种压力转移到了所有员工的身上。没有,是因为与华尔街之类的金融中心相比,上海还是有明显差距的。”

  而另一个朋友则对我表示,最近几年他跳槽几次,均在合资企业,“但一个外籍同事都没有,根本感觉不到国际的氛围。”

  “那么,有过国外工作经验的同事么?”我追着问。“有,但那也是因为海外金融危机,回国混口饭吃,并不是因为上海,而是因为中国避风港。”这位哥们回答得毫不客气。“国际金融中心的标准有很多,但哪一天我们金融行业出现了众多外籍同事,那时的上海才是真正的国际金融中心。”他说。

  记者 孙琪

  选择回国发展的决定是正确的

  最近刚考出CFA的朋友小张得意地告诉我,自己已经符合了上海市政府发布的《上海金融领域“十二五”人才发展规划》里对于金融人才的要求。那条件便是“持有国际通行的金融职业资格认证证书的人才数量达到1.5万人(其中CFA证书拥有人数突破3000人,CFP证书拥有人数突破5000人),占从业人员的比例达到5%左右。”这样的条件,令回国还不到两年的他对在上海发展有了很大的信心。

  小张高中、大学都在加拿大多伦多学习,毕业后,他顺利应聘到了多伦多证券交易所的工作,做一名交易员。但心思活络的他并不满足,“我学的是经济管理专业,自然想要在金融界有所发展,多伦多的生活太过安逸,而且华人在证券交易所最多升到主管就不会再提升了,我觉得自己还年轻,还想奋斗一下。”因此,他在做交易员的日子里也不忘留意国内市场,而有一天机会就来了。“那天在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时,我有幸结识了盛大文学的一位高管,与他攀谈时了解到盛大文学有要在纽约上市的打算,正需要一些投资上市工作的人手,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就毛遂自荐了。一切谈妥后,我毅然辞掉了多伦多交易所的工作,回到了上海。”

  回到上海后,小张就开始了“张江男”的生活。由于公司处于张江科技公司簇拥的板块,他对上海企业发展之快、变化之大有了非常深刻的看法。“虽然之前在国外一直看国内新闻,留意国内发展,但上海这边的公司发展还是给了我很大的意外,刚到张江工作的一周,我每天都会在公司附近逛,各类科技公司、创意公司错落有致,而在我眼里就是一个个机会摆在眼前,伸手可触。”时间一久,他融入了同事,适应了快节奏的生活。他发现,很多人为了生存都在暗自努力,他也意识到虽然回到了机会频频的城市,但想要机会垂青于你还需要自己的尽心尽力。“我现在做的是投资主管的工作,也算是划分进了金融界,但上海的发展速度一向飞快,公司也不断的在从各地吸取人才,说没有压力是不可能。但这也成为了我的动力,不断的在金融学位上继续深造。”而“十二五”规划上海扩吸金融从业人员的消息也让小张更加相信选择回国的决定是正确的,“大机会向我招了手,我势必会向它奔去。”

  记者 沈梦雪

  》主持人说

  日前,“十二五”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规划发布,明确提出2015年要确立上海的全球人民币中心地位,规划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主要任务和措施等进行了全面部署。这条看似很宏观的经济新闻,在很多金融行业的从业青年乃至莘莘学子的心中激起涟漪,说到底,上海建设金融中心,最受益的是当下生活工作在上海的这一代年轻人,面临难得机遇和巨大挑战,能够趁势而上站上时代潮流的尖端吗?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考量和答案。

  主持人:郭廷炜

  作者:周喆

© 才精聘道是上海著名的猎头品牌,上海顶级猎头公司,致力于向企业提供一体化的人力资源落地方案,既解决“人才种子”问题,也可以帮助客户解决“人才土壤”问题,满足客户不断变化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