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关于美国制造业回流的态势再次引起经济界关注。美国加速制造业回流的步伐究竟能走多远,将带来哪些冲击,无疑是关注的焦点。

  制造业回流意指跨国公司将制造业投资和生产能力从海外向国内转移的一种现象,它既包括把海外的工厂迁移回国,也包括在国内建设工厂,取代在海外建厂或采购的计划。

  总体而言,美国试图通过制造业回流,扭转制造业就业和产出比重持续降低、大量投资转向海外而国内投资相对不足的问题,改变美国企业开发新产品、但绝大部分零部件和组装等制造环节不在国内的分工体系。(《半月谈内部版》2012年第2期)

  扭转产业政策应对新兴国家

  美国制造业回流与其再工业化战略如影随形。再工业化是美国重新重视和发展工业,改造提升现有工业和发展新工业的战略举措。它和美国制造业回流一样,是美国等发达国家针对发展中国家崛起和世界经济格局变化采取的一个重要应对战略。

  20世纪五六十年代至今,随着日本、亚洲四小龙以及中国、印度制造业的崛起,美国经历了一个去工业化过程,劳动力迅速向第三产业转移,制造业向新兴工业化国家转移,汽车、钢铁、消费类电子等以往具有优势的制造业面临严峻挑战。

  1980年至2010年间,美国总就业人数增加了3609万人,制造业就业人数却减少了877万人。这次金融危机期间美国失业率一度超过10%,制造业就业人数减少是主要原因。2010年,美国总就业人数为12982万人,制造业就业人数仅为1152万人。

  经过这次危机,美国国内主张发展制造业、改变经济过分依赖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的呼声不断高涨,政府已经重新将制造业视为解决就业和经济问题的措施。复兴制造业、推动制造业向高增加值转换、提高其竞争力重新成为美国的政策议题。

  美国各界普遍认为,具有竞争力的制造业是经济活力的源泉,在国家长期繁荣中起关键作用。制造业创造高技能工作岗位,通过出口和吸引投资为国家带来财富,通过技术扩散促进其他产业发展。

  克服成本劣势拓展回流空间

  成本尤其是劳动力成本是制约美国制造业回流的一个主要因素。今后一个时期,资本、技术和商品的跨国流动将更容易,世界经济一体化程度不断提高,但人口和劳动力跨国流动障碍不大可能发生根本变化。虽然发展中国家劳动力成本随着人均收入提高呈现逐步上升趋势,但发达国家很难在工资成本上取得竞争优势。

  再工业化和重新振兴制造业客观上要求美国采取能够促进国内制造业发展的政策,缩小外国竞争者的成本优势,以使美国对制造业更具有吸引力。美国政府已经和正在采取的降低本国制造业成本的措施包括:降低美国制造业的税收负担,并使暂时性减税措施永久化,以提高美国制造业吸引资本和投资的能力;改革医疗保险,降低医疗保险成本;减少管制和司法诉讼成本;实施节能计划,降低能源成本;鼓励创新投资,促进技术扩散,降低开发新技术的风险,确保美国企业致力于设计和生产技术含量高且为世界客户所需要的产品。

  在降低人力成本方面,美国采取了削弱工会权利、限制工会活动,加强教育、培训和减少使用人力的措施。联邦政府重视支持基本教育和职业教育,强调职业培训需要适应未来产业发展需求,使学生无需长时间再培训就可以胜任制造业岗位。一些企业采用机器人实现无人化加工,加工中心和机器人所组成的柔性单元在制造车间中的应用越来越普遍,每周7天,每天24小时不间断运转,高效率和高可靠性有效地降低了制造企业成本。

  发挥创新优势掌控高端产业

  由于劳动力成本和环境标准高的制约,美国制造业回流不可能简单地回归传统制造业领域,而要采取以创新为中心、以高端为重点的战略,重建制造业竞争力。

  美国的制造业虽然面临不少问题和困难,但它仍然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拥有规模第二大、最先进的制造业。1980年至2010年,美国制造业就业人数减少了877万人,但制造业增加值却从5840亿美元增加到17180亿美元,制造业增加值占世界制造业增加值的比重降幅不大。

  从综合素质看,美国拥有世界最高技能的劳动力和最先进的装备,是世界上制造业最发达的国家和先进制造业发展最快的国家,100多年来一直是世界制造业的引领者。制造业依然是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和国家竞争力的重要基础,制造业作为立国强国之本的地位没有改变。

  美国劳动力普遍受过良好教育和拥有较高技能,具有知识、技术和无形资产优势,其制造业在基础、人才和研发上具有明显的优势。一个多世纪以来,美国一直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具有创新能力的经济体系,是世界科学发现和创新的领导者。

  美国作为世界研究和发现领导者的地位没有改变,对世界优秀人才的吸引力依然最强。这种优势使美国可以以高技术和高端产品为重点,从事更复杂、更先进的制造领域,进行更加专业化的生产,更集中于制造研发和技术能力要求较高的复杂产品,克服劳动力成本高的劣势,成为更有效率的制造国。尤其是在最高端、最高附加价值的领域,可以保持和强化技术优势,重点制造别国无法制造的产品,谋求提高产品质量、创新能力和差异化竞争能力,与新兴国家形成错位发展。

  奥巴马就任美国总统后多次强调政府对创新的支持。在2011年国情咨文中,奥巴马指出,自由企业制度可以驱动创新,但基础研究不能确保公司盈利,政府要给予科学家和发明者所需要的支持;美国将着力投资生物医学、信息技术和清洁能源。

  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最近披露的《美国的创新战略:保障经济增长和繁荣》指出,制造技术突破为未来经济增长和竞争力奠定基础。2012年财政年度要增加国家科学基金、国家标准和技术研究院实验室等重要科学部门预算,开发先进制造技术,并启动先进制造技术公会项目,该项目旨在采用公私合作伙伴方式来增加制造业研发投资,缩短从创新到投放市场的周期。

  与此同时,随着制造业开放程度的提高,美国越来越担心尖端、高端产品制造向海外转移。最近几年美国国内对大型喷气式飞机外购可能带来的影响进行了广泛讨论。一些人担心美国飞机制造技术扩散到外国公司,提升外国企业包括其他发达国家和新兴工业国家企业的竞争优势,损害美国企业独立创新能力。上述担忧反映一个倾向,即美国在加强科技创新的同时,将进一步采取措施保持和强化其技术优势。(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 刘戒骄)

© 才精聘道是上海著名的猎头品牌,上海顶级猎头公司,致力于向企业提供一体化的人力资源落地方案,既解决“人才种子”问题,也可以帮助客户解决“人才土壤”问题,满足客户不断变化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