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之后,民工是否返岗成为最近几年东南沿海一些地区和企业最头痛的事情。根据最新的调查,广州节后用工缺口将达12.33万,而富士康在武汉的工厂也严重缺员到处“抢人”,“民工荒”现象已经持续多年。
 
  坦率地说,“民工荒”是一个好事情,这表明中国经济虽然存在下行压力,但至少还没有影响到就业,而中国经济增长最重要的一个目标就是增加就业。这种局面为中国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提供了基础,即GDP增速降低对就业的影响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这就说明,设定GDP增长目标以提供就业岗位的做法(尤其是以货币和财政刺激为代价),有了商榷的空间。
 
  “民工荒”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即主要集中在制造业领域。比如珠三角是传统的服装、电子等制造业基地,因此,“民工荒”比较明显。出现这种现象的一个原因是,在过去的若干年里,中国城市化率迅速提高,不同级别的城市规模都出现了巨大的人口膨胀,不管是一线城市,还是三四线城市,人口规模的增加以及收入的提高,为服务业的发展创造了巨大空间,从而与制造业争夺劳动力。
 
  制造业在这场劳动力争夺战中很受伤,因为与服务业相比,制造业岗位的拉动强度太大,在较为艰苦的工作环境中不断重复,对精神也是一种折磨,新生代农民工对这种岗位不感兴趣,他们中的一些人更关心工作的环境与感受,将收入放在次要位置。其次,服务业工资水平已经接近甚至超越制造业,因此,在相同收入水平而不同劳动强度的对比下,制造业更没有吸引力。由于中国制造业产能过剩,再加上人民币升值以及外需不振等原因,制造业加薪的空间并不大,甚至可能依据订单而提供不稳定的就业,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当然,“民工荒”会倒逼中国产业转型,让大部分低端制造业退出市场。已经有相当一批企业开始向其他人工更低的国家转移。一部分有品牌影响力的大企业为了确保稳定的劳动力,开始向工人提供住宿、孩子教育以及其他保障与福利,事实上,这些福利对农民工而言比工资更有吸引力。但是,对于那些劳动力强度与重复性比较大的制造业,未来只能通过机器人来体现传统的劳动力,在“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的中国,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从制造业分流出去的劳动力很大一部分是返乡就业。在三四线城市,由于城市化突飞猛进,地方政府基建项目与房地产投资提供了大量与建筑相关的工作,人口不断集中,带动了服务业的发展,这让很多人不再外出打工。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地方政府开始为当地农民提供基本的医疗和养老保障,而外出打工则没有这个待遇。在大部分三四线城市,由于缺乏产业支撑,过去多年的发展主要依靠土地、地产与基建,现在这种模式的发展渐近尾声,会令一部分人不再外出打工。
 
  因此,希望以“城镇化”保住这些人的岗位,但这会扩大政府的债务并陷入依赖投资维持就业的窘境。这是一个泡沫模式,已经被喊停。那么,中国劳动力紧张会随着三四线城市发展的无力而逐步得到缓解,甚至重新倚重制造业出口的可能性很大。这表明经济基础仍需要一次“健身”,可能需要一次调整以便更健康的发展。
 
  目前中国劳动力市场存在结构性问题,制造业高端技工非常稀缺,这需要中国加强劳动力的技术培训,以便培育更多技术型人才为转型与升级提供可能。其次,大学生就业困难意味着高端服务业发展不足,应该在金融、文化、通讯、法律等领域尽快制定开放性政策,推动高端服务业的发展,培育更多的城市中产阶级,产生更多的需求,才能创造更多的服务业岗位,这也是发达国家曾走过的必经之路。(编辑 贾红辉 张凡 申剑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