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又是一年年底,围绕年终奖、跳槽的职场话题,再次在金融人朋友圈激荡、流传、发酵、并部分变现为行动。

 

  不过,今年年末与往年同期相比又有一些明显的不同——以前,银行、信托 、公募基金,常扮演高、大、上角色,令各路英才趋之若鹜;而今,在金融脱媒与互联网创业的时代语境下,投奔互联网金融 ,抑或自立门户创业,也俨然成为一种新风尚。

 

  不同于传统金融文明,依托于互联网分享经济诞生的“新金融文明”,以理财客户和借款客户为中心,以“平等、透明、高效”为价值观,共同打造了“新金融文明生态圈”。其中,金融人也在转型中完成了角色重塑。

 

  “从传统银行跳至互联网金融,不仅打破了个人薪酬和晋升上的瓶颈,更重要重获了一种精神上的自由!”曾在某外资商业银行工作多年的蒋蒋对记者感慨,她无悔去年加盟杭州一家知名互联网金融机构。

 

  蒋蒋的转型故事只是“新金融文明”下的一个缩影。通过走访银行、信托、基金、互联网金融的多位金融从业者后,上证报记者发现,年末新一轮金融人才流动正暗潮涌动,不同行业薪情冷暖的背后,也折射出新旧金融文明转型与更替的躁动。

 

  “薪酬”激励下的人才暗战

 

  “天真的理想主义者,纵使执着、纵使顽强,却依然是软弱的……只有遍体鳞伤、无所遁形,却从未放弃对光明的追寻,依然微笑着,坚定前行的人,才是真正的勇者!”蒋蒋更新了朋友圈状态,得到了包括CEO何俊在内的多人点赞。

 

  与其他攻读金融学学位的同学一样,在2007年夏天硕士毕业后,蒋蒋的首选目标也是进入一家高、上、大的银行,最终她如愿来到了一家著名的外资银行分行,担任该行面向高净值客户的理财经理。

 

  尽管这是一家非常市场化的商业银行,但在工作三四年后,蒋蒋还是明显感受到一种僵化的氛围,虽然她掌握了不少高端客户,但在银行条线考核机制下,各家银行只能兜售自家的银行理财产品,缺少客户所需的足够丰富的产品线。

 

  在离开这家外资行后,蒋蒋辗转到了一家资产管理公司,但很快她又遇到同样的职场瓶颈,直到2014年她来到总部位于杭州的铜板街——这是一家成立于2012年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她才真正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在银行工作还得靠关系,晋升空间也很有限,即便你很优秀,能否升职还得看是否跟上了一个好领导,而在这里不仅打破了这些瓶颈,最大的收获是精神自由了!”现任铜板街渠道负责人的蒋蒋坦言,没有不好的员工,而是没有找到与之匹配的岗位。只有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自身的价值。

 

  时至今日,从传统银行到互联网金融的职场路径,蒋蒋在她的大学同学中,仍属“少数派”,大多数同学继续留在银行,但面对不良率上升和互联网金融冲击,“在银行上班”已不复再有当年的高薪与安逸了。

 

  四年前,银行的年终奖一度“傲视群雄”,普通员工都有数万甚至十几万。与此同时,信托等非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日子也景气异常,大手笔发奖金。相比之下,曾经饱受熊市摧残的券商 、基金则是寒风劲吹,拿到手的年终奖聊胜于无

 

  而时隔四年后的2015年末,尽管各家机构的年终奖计划尚未流出,但基本可以确定的是,银行、信托等昔日令人垂涎的年终奖再难复现,取而代之的是,是享受牛市福利的部分券商、基金,以及从竞争中突围的少数互联网金融机构。

 

  “底薪2.5+股权激励”——这是国贸某互联网金融机构招聘启事打出的入职待遇,目前这家机构正招兵买马,广揽各路金融、IT英才,而其能容纳200人同时办公的望京新址仍在紧张装修中。

 

  与上述互联网金融从国贸搬至望京不同,某知名阳光私募也正准备在明年开春搬进国贸三期整层办公。受益于2014年年底以来的大牛市,这家私募已跻身百亿规模行列,届时管理费+业绩提成造就的百万年薪名单也定将扩容。

 

  来自领英的人才报告显示,2015年金融业对于人才的吸引力指数高达1.33,在全行业中位居榜首,其原因是金融业丰厚的薪资待遇、创新金融巨大人才缺口以及资本市场对人才包容力的增强,从而更便于实体经济人才进入金融行业 .

 

  “最近一年来,很多互联网金融公司都在烧钱招人,给出非常诱人的薪水,让不少来自传统金融机构和其他行业的人才闻风而至,但能否留住他们的关键,还是这个公司的持续竞争力。”一位互联网创业元老告诉记者。

 

  在上述创业元老看来,如同前几年的“百团大战”和上半年最火的“O2O”行业,不少刚融到钱的公司纷纷祭出高薪+期权的诱人待遇,但随着行业景气度的退潮,不少曾为高薪热血一把的人,不得不再次踏上重新就业的征途。

 

  “新金融文明”与“跳槽2.0”

 

  无论是从传统银行跳至互联网金融,还是从公募基金“奔私”,或是辞去稳定的“金领”而自立门户创业……眼下,新一轮金融人才的流动,都逃不脱时代的宿命,置身于更长的历史视野中,或许更能看清其中的脉络。

 

  新世纪以来的金融人才暗涌最早起自2003年前后,此时部分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造,银行员工也迎来脱胎换骨的转型之痛,要么一次性买断工龄,要么接受上级的降薪调遣。

 

  生于1970年的李峰当时就面临这样的抉择,最终他放弃了某国有银行县支行的铁饭碗,在一次性获得十多万补偿后,他通过考研赢得了事业第二春,尽管他此后仍略有遗憾——当时选择留下来的同事,后来都十分风光。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外资银行迎来史上最大一波裁员、降薪潮,而已完成上市的国有银行则是风光这边独好,于是不少从华尔街归来的金融精英纷纷回国,引领了一波抢破头也要挤进国有银行的潮流。

 

  在“四万亿”的刺激下,国有银行的“好日子”又延续了几年,但在2011年后,在金融脱媒与互联网金融的双向夹击下,银行渐渐失去高、富、帅的光芒,取而代之的是扮演影子银行的信托,成长为人人羡慕的好行业。

 

  当信托管理资产规模数字不断刷新的同时,低迷数年的A股正试图摆脱熊市的阴影,与此同时,随着居民理财意识的觉醒与互联网技术升级,券商、基金、第三方理财、互联网金融等金融子行业崭露头角,并不断从传统金融领域挖人。

 

  2015年年中的股市大震荡又是新一轮金融人才流动的分水岭,这场惊心动魄、影响深远的大事件,不仅打乱了信托、券商、基金、互联网金融等的江湖地位,也深刻影响到不少金融从业者的职业轨迹。

 

  在不久前举行的一次基金行业会议上,一位来自银行系的基金高管坦陈,越是做基金久的,越想逃离这一行业,尤其在经历这场大震荡之后。他所在的这家基金,最近又有几个自然人辞职了,他们下一站是自立门户做私募。

 

  尽管从业十年,甚至更久,证券市场的高波动与“黑天鹅”,仍让这些自视为金融精英的人“看不懂”,更重要的是,面对每日、每月、每年的排名考核压力,他们时常心力交瘁,更难言快乐。

 

  从传统金融机构走出的,并不止券商、基金等金融精英,还有昔日薪酬“傲视群雄”的银行、信托、投行精英,他们下一站的方向或奔私、或创业、或加盟互联网金融,但都有一个共同的标签——“互联网+”,即转型2.0”时代。

 

  “以前项目从立项,到批复再到最后放款,最快也要一个月,有时可能会延误更久。而现在,客户贷款3天内必有答复,5天内必有动作。从传统银行到互联网金融,让蒋蒋感触最深的是信贷流程上的大提速。

 

  而让蒋蒋重获“精神自由”的是,互联网金融公司人人平等的企业文化——她可以直接登门向CE0何俊汇报工作,而在银行,她则需要层层上报,甚至在银行工作多年,连与行长对话的机会都没有。

 

  在创办铜板街之前,兼有计算机和金融双重教育背景的何俊,曾在阿里巴巴金融事业部工作8年,全程参与了集团所有与金融相关的项目。或许因袭了阿里系创业基因,让何俊深刻理解了互联网催生的新商业文明

 

  “多年前马云提出了”新商业文明“,我们提出一个新概念——”新金融文明“。”何俊给它的定义是:以借贷两端客户为中心、深入到应用场景、借助互联网技术,提供更平等、更透明、更高效的金融服务,以响应多层次多元化的投融资需求。

 

  与银行、信托构建的传统金融文明不同,建立在互联网精神的“新金融文明”,重新解构了金融机构、贷款客户、理财客户三者之间的关系。在“新金融文明”生态下,三者不再是“你予我求”的强弱关系,而是一种相互合作服务的平等关系。

 

  如同其他活跃在商业界的“阿里系”创业者,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着共同的标签:年轻、富有想象、植根草根、坚信自己是商业逻辑的变革者。何俊创办铜板街初衷也是帮助小微企业和小微个人,而非那些权贵类型的资产和客户。

 

  在传统金融文明生态下,金融机构为国有大型企业服务,而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时代到来,“新商业文明”应运而生,继而催生了“新金融文明”,此时所呈现的是更高效的资金融通,以及资金更高效地发挥价值,创造价值。

 

  “资本寒冬”下的喧哗与躁动

 

  正当不少金融人在经历了早期的头脑激荡后,开始跃跃欲试谋求转型、创业之际,一场由二级市场股市大震荡引发的创投资本寒冬已悄然而至。面临资本寒冬与“资产荒”的双重挑战,是裹足不前,还是找棵更大的树依靠?

 

  做过多年媒体、去过金融机构的周虹与张翰两个人给出的共同答案是:一往无前!几十天前,周虹正式辞去他供职三年的金融机构,与来自信托、上市公司与知名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伙伴,在深圳注册了一家投资管理公司。

 

  “私募经理苦于找不到高净值人群,高净值人群也无法直接联系上私募经理,在他们中间是信托、第三方理财等中介机构。”在找到财富管理行业的这一“痛点”后,周虹很快就切换至创业最初的“热血模式”。

 

  与周虹创业的方向略有不同,张翰加盟的创业团队是一家专注于为高净值人群配置海外资产的财富管理机构。几年的金融机构生涯,让他深刻理解国内高净值人群在资产配置上的痛点,创业也让他找到了一种久违的激情。

 

  “又到年底了,不少职场人都在谋求转型,但很多人出去转了一圈后发现,景气的只剩下金融、互联网等为数不多的行业。”前述创业元老告诉记者,资本寒冬之下,不少趁热“热血一把”的人,此时面对转型、创业问题已显踯躅。

 

  在总长220米的中关村创业大街上,车库咖啡是每一个慕名而来的创业者必经的朝圣之处,而在这家咖啡厅开业早期,身在某科技媒体的成华曾在这里举办了几十场投资人面对面的线下活动。

 

  每周五下午两点至五点,来自各地的上百位创业者都会慕名而至,少数幸运的创业者则有机会上台路演自己的创业计划,成华以主办方名义邀请的天使人、创业导师、媒体团,则作为点评嘉宾。

 

  因为创业者、投资人参与度高,彼此分享干货,这一形式颇受欢迎,而在与他们的互动与交流中,热血沸腾的成华,也渐渐有了创业或加盟创业团队的念头,今年夏天,他如愿加盟了一家名叫“##在线的创业团队。

 

  “刚进公司,大家都很拼,老板希望你立即带来效果,但不爽的事情是,还没有等你做好这件事,高层开会很快就改变了策略,你不得不另起炉灶。”习惯于媒体自由的成华,渐渐很不适应这种工作状态。

 

  预料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成华入职不到两个月,公司宣布裁撤他所在的部门,他只好另找新工作。在短暂的待业期,成华向记者反思了首次转型失利的原因,创业公司加班氛围,以及漂泊不定的公司定位,与他的性格格格不入。

 

  “高薪+股票期权与老板平等内心的激情未来无限可能”……这是一家创业公司给职场人带来的显性福利,但作为残酷商业市场上新生一员,创业公司也面临“724加班不稳定浮躁等共性。

 

  在经历了最初的迷茫后,现任铜板街渠道负责人的蒋蒋,渐渐找到了自己熟悉的工作状态。加盟一家创业公司,与其说是时代造就,不如说是她遵循了内心改变现状的想法。“哪里都有压力,关键是能否带给你内心想要的东西。”她说。

 

  在几个月前加盟嘉实金服、并担任CEO之前,楼晓岸曾在陆金所担任副总经理,而在此之前,她也曾在国内商业银行工作多年,从传统金融机构一步步跻身互联网金融机构高管,楼晓岸的转型案例颇具借鉴性。

 

  面临资本寒冬与资产荒的双重夹击,互联网金融的差事似乎并不好干,但楼晓岸对此却有一番自己的理解。她认为,随着互联网金融行业竞争的不断加剧,资产端将成为决定一个平台是否能够长久发展的关键因素。

 

  如何筛选优质资产?楼晓岸认为,资产筛选的标准和风控设计流程上也要与时俱进,无论是产品设计,还是风控措施的落实,嘉实金服的严密程度都非常高,此外还有期间管理的要求,即定期对所有存续项目进行风险状况的全面审视。

 

  具备互联网创业基因的何俊认为,其实钱和资产的数量都很多,只是价格不同,有时候资产价格很高,有时卖得很低,这是因为资金量多和少的缘故。“目前借款客户还是挺多的,没有不好的借款人,只有能力不够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又是一年年末,“年终奖”、“股权激励”的职场话题,再次在金融人心中激荡,而与此同时,金融雇主们比员工更紧张,他们或在谋划“高薪挖人”的揽才方案,或在运筹谨防“挖墙脚”的招数,而这些又让这一故事更加精彩纷呈。

 

  在“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成为一种新时代的风尚后,各种头脑激荡与热血转型的励志案例也在流转、发酵、并部分变现为行动。此时,弥漫在这些金融人心中上的,已不再是资本寒冬的凛冽,或是薪酬多寡的得失感,而是能否跟上这波互联网创业时代的脉搏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