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近日撰文指出,中国影子银行放贷规模持续增长,导致高风险贷款增加,推升了房地产价格,加剧了中国信贷危机风险。还称,目前影子银行正在将目光投向小额信贷业务,市场对这类贷款的需求在疯狂增长。题为《高利贷者在中国嗅到商机》,如下:

  坐在一间空荡荡的棒约翰匹萨店里,地产开发商杨博群(音译)说,他正为如何偿付人民币1.5亿元的贷款发愁。借入这笔贷款是为了建成位于中国东部城市金华的一座五层购物中心。但这座购物中心的租户只有一家宾利汽车经销商、一间影院和这家餐厅,而贷款利率高达40%。

  贷款利率如此之高的原因是,这一耗资人民币2亿元的项目建造成本意外大幅上升,杨博群无法从传统银行获得更多贷款,因此他找到了所谓影子银行之一的中国信贷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中国信贷”)。杨博群得到了贷款,而目前中国信贷正要求他还款。

  中国信贷主席兼执行董事丁鹏云在其所拥有的香港一家葡萄酒行表示时表示,他是一名高利贷者,但合法经营。他举手做出握拳动作,称正施压催促杨博群还贷,还不出的话就得拿上述购物中心的一部分抵偿。杨博群已偿还了人民币500万元款项,并承诺不久再还2500万元。

  在中国政府试图控制传统银行放贷的背景下,众多影子银行家们开始向渴望获得资金的企业和家庭放贷,丁鹏云只是其中表现异常激进的一位。许多分析师和投资者担心中国经济的放缓可能引发债务危机,但影子银行的放贷规模持续增长。

  根据高盛集团的数据,过去五年,企业和家庭贷款额占国内生产总值(G D P)的比例提高近60%。摩根大通分析师们的数据显示,2010至2012年期间,影子银行放贷规模提高一倍,达到人民币36万亿元。中国央行的数据显示,2012年头10个月,中国贷款发放总额中来自银行的仅占53%。

  影子银行业包括信托公司、典当行、非正规贷款机构、微型金融公司,以及像中国信贷这样通过在资本市场上融资来放贷的上市公司。影子银行通常使用传统银行不被允许开展的放贷操作。一些经济学家表示,影子银行领域的壮大导致高风险贷款增加并推升了房地产价格,从而加剧了中国信贷危机风险。

  现年41岁的丁鹏云表示,像杨博群这种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又需要额外资金完成项目的人是中国信贷的典型客户。截至6月30日,中国信贷已发放贷款余额为约人民币8 .167亿元,高于2010年的3.038亿元。

  丁鹏云收取的利率为中国有关部门允许的最高贷款利率(相当于目前6%基准贷款利率的4倍),再加上咨询费用,每年的借款总成本可高达50%。丁鹏云说,我们不会向朋友放贷,我们必须首先假定每一笔贷款最后都会成为坏账。

  丁鹏云说,他在努力满足那些无法从中国传统银行业获得贷款的借款人的需求。在中国,大型国有银行的信贷大多流向大型国企。他说,向银行申请贷款需要花费数月时间,还要请客吃饭、唱卡拉ok,等待审批,但仍然不一定能获得贷款。中国信贷的贷款周转时间大约是两周,由于拥有典当运营商牌照,该公司可以接受不动产作为担保。

  中国信贷的资金来源为其2010年首次公开募股(IPO )和近两年三次发行债券所得,此外还有来自国有上海新华发行集团的一笔人民币10亿元的投资。记者未能联系到上海新华发行集团就此置评。

  丁鹏云并未回避他的债务追收策略。2010年上海房地产开发商玉湖投资在青浦郊区的一处工业地块上建设一栋26层的综合办公楼,2011年玉湖投资从中国信贷获得人民币6000万元贷款,当2013年早些时候玉湖投资偿还贷款遇到困难时,中国信贷威胁提起上诉。作为回应,玉湖方面同意将一处优质资产——上海的一处商业地产——折价出售给中国信贷。记者未能联系到玉湖方面就此置评。

  丁鹏云说,当这些借款人无法按时偿还贷款的时候,就是公司提高利润的好时机。他称这是当铺思维:希望你不要回来赎回典当的东西。

  中国信贷有大约人民币7410万元逾期贷款,占该公司总贷款组合的9.1%。丁鹏云说他并不认为这些是坏账,因为他可以轻易获得抵押品来弥补这部分贷款。

  不过投资者就不这么有信心了。对信贷质量的担忧已经对中国信贷的股价构成了拖累。上周五中国信贷在香港上市的股票收盘报0.65港元,较2011年5月的最高水平1.51港元下跌57%。

  随着中国房地产市场降温以及围绕日渐缩小的房地产贷款的竞争加剧,中国信贷将更多的注意力投向了影子银行的另一个角落。目前丁鹏云正在扩大中国西部城市重庆的小额信贷业务,单笔贷款最高为人民币25万元,无需担保。这类贷款常用于婚礼、购车、小企业以及房贷的首付等。他说,(市场对这类贷款的)需求在疯狂地增长。


共35条评论
  • 发表评论
  • 用户:  验证码: 点击更换